分享趣闻
看遍世界

为了拯救世界,我们要吃虫

今年地球上的资源使用已经超标了,为平衡我们的生态,有一个方法是多吃昆虫。

每到仲夏,我们就耗尽了预算的地球资源,这一天被称为生态越界日,在8月的某个时候,我们每年对生态资源的需求就会超过地球再生可供量。今年在8月15日后,很快地球又将出现经营赤字。

一直以来,地球上的人口持续增长。据估计,到2050年,地球上将有90亿人,比现在增加近20亿。这么多人的嘴要吃饭,可问题是,地球资源能供的上持续增长的粮食需求吗?可能不行。所以,有什么解决办法吗?虫子!

自2003年以来,各种媒体报道我们的食物系统是如何扩大至牲畜之外的,鸡、鱼、还包括昆虫。昆虫学家们大口吞咽湿软粘滑的虫子的行为,现在可真要当一回事儿了。

北美加拿大安大略省的新世纪农场,德克萨斯州奥斯汀的Aspire ,都开始了将昆虫变成经济作物的趋势,在这个过程中将一个更可持续的食物系统变成现实。

昆虫农场Aspire 的产量如此之高,最近在商业规模上又进一步扩大,现在他们可以每周生产700万只蟋蟀。他们的下一个重大收获期正在今年7月,而且他们已经开始把那些数百万蟋蟀研制成粉,作为营养补充剂和产品的风味增强剂,如能量棒、烘焙食品、膳食补充剂和食品调味品。你对蟋蟀花生酱、樱桃和可可蟋蟀条感兴趣吗?

当然,恶心仍然站在昆虫传道士的对立面。想让人抛开电视上令人恐惧的虫子图像,并有意购买有低强度、可持续卡路里,蛋白质,维生素和矿物质的蟋蟀们作为他们的晚餐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但是这么一天终将会到来。

伦敦社会企业 The Golden Company 的董事总经理Gustavo Montes de Oca表示:“这是关于环境和食品系统知识。一般来说,全球范围内的公司都已经在向公众出售来自昆虫的产品,比如蜂蜜或胭脂虫。大家都知道蜂蜜是什么,但可能不太清楚胭脂虫。它已经存在了几个世纪,你在很多食品中发现的红色色素就是它们。所以我认为买昆虫将是面向大众市场的飞跃,绝对超乎想象。”

在其核心,想让美国人接受虫子代替牛肉的关键在于营销和意识构建,根植于我们的媒体和他们为努力解决环境管理的能力。

但是我们能指望媒体告知民众蟋蟀需要的饲料比牛需要的少六倍吗?或者生产0.25磅(约113克)的可食用蟋蟀每周只需要一张湿纸巾,而生产三分之一磅(约150克)牛肉则需要3300升的水吗?

媒体会报导说蟋蟀所含蛋白质很高(每100克可提供14至25克),几乎和瘦牛肉(通常平均为27克)同样多吗?根据目前的趋势,似乎不太可能。在网络电视新闻中,媒体报告关于明星的花边新闻远远超过环境方面,比例是92:1。

事实上,环境新闻,比如那些关于昆虫的或者砍伐森林的,这些可以更加支持牧场扩展肉类为主的食品系统很难看到。“改善环境项目报道”一项研究发现,媒体关于环境的报道在头条中不到1%,尽管舆论研究调查发现79%的人都希望在报道中多看到一些关于环境的消息。

可惜,明星大腕们赢了,蟋蟀败下了阵。

除非媒体开始报道更多的环境问题,否则昆虫是没有机会成为一种常见的食物来源。毕竟,食物是一种文化,而媒体塑造文化。

唉,道路是明确的。为了让真正的昆虫运动发生,也为了加速环境保护,像NBC晚间新闻的Lester Holt真的需要多讲讲昆虫们的故事。只有那时,我们才能适应新环境,规范和承认昆虫确实可以当晚饭吃,它们并不恶心。

分享到:更多 ()

评论 抢沙发

评论前必须登录!